首页 我的支书生涯 下章
第二章解放前夕
 经过部队上人的介绍,秀娟姐姐有了男朋友,一个部队上的汽车兵,那时候我们部队上汽车很少很少,能当上汽车兵,比当个班长排长还厉害。

 两个人商量好,打倒国民反动派就成亲。

 可是这个小伙子也跟着部队离开了,在辽沈战场上牺牲了。

 秀娟姐姐听到噩耗,难过了很久,接着第二个打击又来了,比她小两岁的弟弟,一个15岁的小伙子,也参军当了司号员,也牺牲在东北战场上了。

 秀娟姐姐的爸妈都病倒了,秀娟放弃在村里干事的工作,在家里照顾父母,带着我。

 我也开始懂事了,帮助秀娟姐姐做些简单的家务,比如洗洗小衣服,收拾收拾碗筷,打打猪草,喂喂什么的。

 秀娟姐姐更喜欢我了,把我当成了她的亲弟弟。

 国民反动派似乎不是很抗揍,很快就被打倒长江以南,解放大军开始准备渡江了。

 妈妈还是不放心我,放弃了部队上的工作,回到村里当了一个村干部,虽说也很忙,不过能天天看到我,妈妈还是很高兴的,村里开始土改了,地主的土地被分了,大家都有了自己的土地,日子充满的新社会的阳光。

 渡江战役中,作为四野的先头部队,我爹爹所在部队打的很惨烈,一天,家里接到通知,我爹爹在一次战役中牺牲了。

 母亲坚强的接受了这个打击,全心全意的投入工作中。

 我成了烈属。

 母亲似乎只有工作才能让她忘记痛苦,她把我交给秀娟姐,发疯的工作起来。

 组织民兵,搞生产,搞土改,每天从早忙到晚。

 我又成了秀娟姐姐家里的人,吃住又都在她家里了。

 土改后的第一个夏末,地里的麦子都了,村里人发疯的一半收麦子,准备打粮食支援前线。

 母亲忙的脚打股,彻底见不着人了。

 六七岁的我也开始淘气了,到处惹祸,村里人都宠着我,秀娟更加对我宠爱有加,跟在我后头到处给人道歉,赔偿我撒野弄坏的东西。

 知道一天,我把村里收的麦子的麦秆垛子点着了一个,秀娟才真的急眼了,第一次狠狠的揍了我一顿。

 在大家灭了火之后,满脸灰黑的秀娟抄起了扫帚疙瘩,朝我股上狠狠的打了几下,我忍着痛说:这个麦秆上都没有麦粒了,烧了怕什么?秀娟看我还狡辩,又打了几下,被村民们劝开了。

 秀娟把我拖回家,一路上给我讲了麦秆的作用,已经玩火的危险。

 我倒是没听懂,不过还是股,接受了责罚。

 回到家里,秀娟爸妈也都被火吓坏了,不过他们知道秀娟打了我股,又都心疼的数落起秀娟来了。

 秀娟罚我不许吃晚饭,我乖乖的呆在家里没过去吃饭。

 到了晚上,我肚子饿的咕咕叫,躺在上发呆。

 秀娟姐姐揣了4个煮的鸡蛋来了。

 我接过鸡蛋,拨了皮立刻了三个进嘴里。

 剩下一个让秀娟姐姐吃,秀娟姐笑着不接,让我吃。

 油灯昏暗的照着,秀娟姐姐刚洗过的脸就像我手里拨了皮的鸡蛋一样,白皙光滑。

 我把最后那个鸡蛋递给秀娟姐,闹着让她吃。

 秀娟姐笑着不接。

 我说;姐姐的脸蛋像鸡蛋,吃了就更像了。

 秀娟姐姐被我逗笑了,接过鸡蛋,咬了一小口,剩下的又我嘴里。

 秀娟问我;打你股还疼不?我摇头说不疼了,又一下打着了小,现在还疼。

 秀娟一听就急了,着急的问我;打到小了?怎么可能。

 我说;当时你急了,使劲打,我就躲,有一下正好扭过身来,打到小了。

 秀娟立刻了我子,拿近油灯看我的,似乎有些红肿,秀娟姐姐急眼了,摸着我的小说:打到哪里了,指给姐姐看。

 我说打到小的边上了,我指着有些疼的地方给秀娟看,秀娟心疼坏了,捧着我的小说:疼的厉害不,姐带你找你妈去。

 我摇头说不疼,姐姐摸摸就更不疼了。

 秀娟哭了起来,搂着我说;小宝,姐姐以后再不打你了,你也不许再闯祸了。

 我点头说;以后再也不玩火了。

 秀娟让我躺下,轻轻着我的腿间,看的出,她是真的心疼了。

 秀娟姐的手让我感觉到暖暖的,的,挨了一下确实有些疼,但并不是真正打到小了,而是大腿边上。

 秀娟姐姐找到了那种有些微微红印子的地方,看到小没有受伤,也放心了,轻轻帮我着,还用嘴轻轻吹气,热乎乎的气流扫到小上,更了,我挪着身体躲着。

 秀娟抓住我,不让我动,轻轻的着,之间有时候扫过蛋蛋,极了。

 秀娟看着我的白白的小,看我笑着缩成一团,也起了玩笑之心,用指头轻轻弹了一下我的小头,我身子又缩了缩,用手捂住。

 秀娟还要弹,想拉开我的手,我扭动身子挣扎着,两人嬉笑着倒在炕上。

 秀娟姐姐力气大,我手被拉开,她的指头又凑过来弹了一下,可是这下弹重了,我感觉到好疼,咧咧嘴想哭。

 秀娟也知道这下失手了,赶紧帮我着,哄着我不哭。

 小时候,我那里磕了碰了,秀娟姐姐就轻轻的亲一下,然后哄我一会就好了。

 这下小很疼,我撒娇的说;姐姐亲亲,亲亲不疼了。

 秀娟脸一下红了,犹豫着看着我,我看她不肯亲我,撇撇嘴又要哭,秀娟赶紧哄我,捧着我的小轻轻的亲了一下。

 我感觉到一阵麻,笑了起来,秀娟姐姐脸红红的说;好了吧,不疼了吧。

 我还想再玩一次那种麻的感觉,撒娇的说;姐,再亲一下,再亲一下。

 秀娟姐姐被我闹的没办法,只好凑上去,又亲了几下,抬头看我,我还是一脸的撒娇,秀娟姐姐无奈的笑笑,低下头,把我的小含进了嘴里,使劲亲了几下。

 我感觉到很舒服,暖洋洋的,看着秀娟姐姐,秀娟姐姐坚决的说:亲够了,不亲了,以后啊,你不闯祸了,不欺负村里人养的啊,猪啊,姐姐就亲你,奖励你,你要是再闯祸,姐姐再也不亲你了。

 我使劲点头说:以后在不闯祸了,姐姐天天亲我。

 秀娟笑着点头。

 村里有一些孩子都是从抗时期过来的,都没读书识字,妈妈从工作组请了个小青年给我们当老师,扫盲。

 一天,那个老师来了,我们一帮娃娃和一些有上进心的青年,都来识字扫盲。

 扫盲老师是一个17,8岁的城里女娃,梳着两个小辫,一身军装,皮肤白白的,眼睛一笑就成了两条,很和气,很可爱的样子。

 我们坐在村里的麦场上,整整齐齐的准备学习,第一天,我就认识了6个字“主席,解放军”我成了学习认字最快的一个人了,城里女娃娃老师很喜欢我,夸我聪明。

 我高兴极了,跟着老师股后面跑来跑去。

 城里女娃娃老师住在了我们家里,除了搞一些土改,就是给我们扫盲,入秋了,一天女娃娃老师打了一些水,准备洗澡,天凉了,井水直接洗已经不行了。

 我在灶台上烧水,给女娃老师拎过去,女娃娃老师解开小辫子,掉了军装,解开了里边的衬衣,在里边是一件裹

 女老师不肯让我看着她子,接过热水,把我赶了出去。

 我听话的出来了,在院子里,心想,洗澡还怕人看,女老师有些不对劲啊。

 不会是特务吧,想假装洗澡干坏事?我想了想,凑会门去偷看。

 女老师已经光了,把热水和凉水混合起来,拿着块雪白的巾,沾水擦着身体。

 我看着女老师雪白的身体,丰房,腿间黑乎乎的一团,没有小,女老师仔细的擦拭着身体,还低声唱着歌,我觉得女老师比秀娟姐还好看。

 看着女老师真是在洗澡,说明她不是特务,我满意的点点头,转身走了。

 国民反动派都被赶到台湾了,全国解放了,我母亲放弃可以去城市的工作机会,在村里扎了。  m.DDnNXs.COM
上章 我的支书生涯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