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支书生涯 下章
第四章抗美援朝
 在我不到15岁的时候,我们志愿军开赴朝鲜,跟美帝打起来了,我们村子麦子产量很高,是支援部队的大户,大家玩命的种粮,支援国家。

 自己从来都是勒紧带,饿着肚子也要支援部队。

 我妈妈秀娟姐姐也都天天下地,秀娟姐姐秀美白皙的脸庞变的黝黑黝黑的,子也高耸起来,股翘翘的。

 我看她的眼神慢慢的变化了。

 一天,我妈妈又要带队去镇上粮食,秀娟姐姐和几个干部带着村民装好了几马车粮食,正准备出发,秀娟姐姐捂住肚子,蹲在了路边。

 妈妈关心的过去问问,秀娟姐姐跟妈妈嘀咕了几句,妈妈让我陪着秀娟姐姐回家休息,还嘱咐我从家里拿点红糖给姐姐带过去。

 我陪着秀娟姐姐走,她蹙着眉头,似乎很痛苦,我也关心的问她,秀娟姐就是不说怎么了。

 快走到村里,天已经完全黑了,秀娟姐满头都是汗,走不动了。

 我扶着她,秀娟姐说:小宝啊,让姐姐在你肩头靠一靠,姐真走不动了。

 我站住,秀娟姐捂着肚子,靠在我肩头,低声的呻着。

 我着急了,问她;姐,你到底咋了。

 秀娟看我着急,脸红红的说:姐来那个了,肚子很疼。

 我不太明白,看着她,秀娟笑着说:等你大了就明白了。

 我扶着秀娟回到她家里,秀娟爸妈已经睡下了,秀娟躺在上,我帮她盖好被子,跑回家取了红糖,用灶台上的热水给她泡了红糖水。

 秀娟姐喝了水,舒服了一些。

 看我跑来跑去,秀娟姐姐笑着说:小宝啊,以前都是姐姐照顾你,现在你都会照顾姐姐了,不错啊。

 我笑着说:我照顾姐姐,姐姐要给奖励。

 秀娟说;好啊,要什么奖励。

 我说:好久没有亲小了,要姐姐亲小

 秀娟笑骂道:不行,你都是大孩子了,不能亲了。

 我又撒娇有耍赖,秀娟给我的没办法了。

 让我爬到上,子,秀娟伸手摸摸好久没摸的小,看着上面稀疏的几,秀娟姐姐笑着说:小鬼头长大了,都有了,再亲一次,以后可不能亲了。

 我点点头,秀娟姐侧过身,轻轻的含住我已经有些尺寸的小

 我感觉到秀娟姐姐嘴里的润温暖,小竟然在秀娟姐姐嘴里慢慢大了,秀娟姐也有些吃惊,还是轻轻的含着,用舌头轻轻的着。

 我白的小起来,包皮还裹着,里边的小脑袋还不出来。

 秀娟爱惜的轻轻抚摸着他,柔软滑的舌头裹着它打转。

 我舒服加上麻,咯咯的笑了起来。

 秀娟看我笑的开心,自己也觉得好玩,把我不大的小弟弟使劲含在嘴里,嘬了起来。

 秀娟的动作让我很快无法承受了,小弟弟突然猛的跳动了几下,几滴热热的东西涌了出来,到了秀娟嘴里,两人都吓了一跳。

 秀娟吐出舌头,那一滩白花花的粘顺着她嘴角淌了出来。

 秀娟怕滴在枕头上,忙用手接住,慌乱中嘴里的咕嘟一声就咽了进去。

 秀娟明白我怎么了,而我还紧张的气,以为到了秀娟姐姐嘴里。

 怕她责骂。

 秀娟去过挂在边的手帕,擦赶紧手和嘴角,笑嘻嘻的说:宝真成了大人了。

 我懵然不知,不过秀娟姐姐死活不让我跟她睡了,把我赶到了厢房,我昏昏睡去,秀娟姐房间的油灯一直亮到天明。

 似乎秀娟把我长大成人的事情告诉了母亲,母亲看我的目光也有所改变,不在当我是孩子了,我还可以腻在秀娟姐姐身后,但去她家睡觉,母亲不在允许。

 一天,我在河边游泳,母亲从镇上回来,我从水里跳出来,穿着漉漉的衩,跳到母亲的马车上,母亲看我穿着衣服,让我了。

 反正也没什么人,我坐在马车上光了衣服,光着股,母亲无意中看到我的小,愣了一下,仔细看了几眼。

 然后若有所思。

 晚饭时候,秀娟姐被母亲叫来了,两人嘀嘀咕咕的念叨了半天。

 秀娟姐姐来到我屋子,笑嘻嘻的说:宝啊,姐姐要亲,过来给姐亲亲。

 我还不好意思着,秀娟姐掐着我脖子就把我扔上了,我摔的捂住股,秀娟姐姐拔一般把我子扒了下来,用手拨弄了两下,就含住了我的小嗦了起来。

 我的小又大了起来,秀娟姐仔细看着我硬的小,用手比划了一下,然后起身出去了。

 我莫名奇妙,跳下,从门帘的隙看出去。

 秀娟姐正跟母亲比划着我小的尺寸,母亲一脸的担忧,秀娟姐也满脸愁容。

 第二天,母亲和秀娟姐一起带我到了村头王瞎子家里,王瞎子不是真瞎子,只是视力不好。

 带着付深度眼镜,是个祖传的中医,到了他这一代,很多手艺的失传了,不过帮邻里看个头疼闹热还是可以的。

 母亲让我在外面玩,她和秀娟一起跟王瞎子说了半天。

 王瞎子叫我进去,给我把脉,看了看我的喉结,然后让他女儿从壁橱里去了一个小锦盒出来。

 王瞎子让女儿和秀娟出去,从锦盒里取出一个小珠子(乒乓球大小),晶莹剔透,很是漂亮。

 王瞎子递给我说:宝儿啊,珠子上有个孔,你往里看看有啥呀。

 我接过来,凑近孔仔细往里看,里边竟然是一张宫图,女子赤身体,男子正在摸。

 我说:两个光股妖在打架。

 瞎子笑道:你晃一下再看。

 我摇晃了一下珠子,又从空里看进去,竟然换了一副宫图,是两名体女子,和一个男子在纠,虽说是微雕画,但纤毫毕现,惟妙惟肖,女子的体态容貌看的很是清楚。

 我有晃了一下,又换了一幅,是一个女子给一男子品箫的场景,我一下想起来秀娟姐亲我的感觉,我的小硬了起来,把衩顶起了一些。

 母亲看到了,低声跟瞎子念叨了一句,瞎子探手过来,就在我小上摸弄了几下。

 瞎子笑了,对母亲说:她婶子,莫要担心,宝儿的尺寸是短小些,不过还在发育中,瞎子祖传一个药方,正对此症,定期服用,后宝儿肯定人中龙凤。

 母亲放心了,对瞎子说:王瞎子,你可不敢骗我,宝儿的长不大,娶不着媳妇,就让你那个漂亮的闺女嫁给他。

 瞎子笑了说:那我闺女可是高攀了,宝儿可不是一般人,咱村的秀才,认识的字比我这个瞎大夫认的还多。

 我一听,让我娶瞎子的闺女,有些不高兴,嘟囔着说:我可不要小瞎子做媳妇,我要秀娟姐做媳妇。

 妈气的打我一下说:瞎子的闺女是咱村最漂亮的女娃,你想要,人家还不一定肯嫁呢。

 人家女娃会医术,以后一定嫁个大干部。

 你算啥东西。

 瞎子笑道;啥干部不干部,她婶子,你要是信我,我就开方子,不过这方子不能外传。

 妈很为难说:瞎子,这个可是你祖传秘方,给了我…瞎子说;有条件,不白给,就是定了孩子的亲,穿给你不就等于穿给自己家人么。

 母亲高兴极了,笑着说:宝儿太福气了,瞎子你那闺女,长得跟画里的人一样,肯给宝儿当媳妇,明儿我就送些彩礼过来,你可不能反悔。

 瞎子也笑了说;这可真是我们高攀了,宝儿是英雄的后代,又读书识字,叫啥来着,对对,知识分子。

 母亲笑了说:我倒是打算送他去读书,可怕他玩野了。

 瞎子笑道:读书好啊,咱这地方连个私塾学校都没有,得到镇上去读吧?母亲说:是啊,是啊。

 瞎子开始写方子,母亲在一旁等着,我知道我有些毛病,大概跟小有关系,但具体什么毛病,我也不知道。

 一天,我跟在秀娟姐姐股后头,来到镇上,一个大干部摸样的人接待了我们,把我们领到了一个院子里,我在玩边耍,秀娟姐跟大干部和一个瘸腿的年轻人见面了,大干部出来,剩下秀娟姐和瘸子在院子里聊天。

 我从矮矮的院墙看到瘸子给秀娟姐姐敬礼,两人坐在聊了一会,秀娟姐姐脸红红的出来了,那个大干部过去,跟秀娟姐姐说了几句,秀娟姐姐脸红红的点着头。

 秀娟姐姐带我往回走,在镇上的一个馄饨摊子上,给我买一大碗馄饨,我美美的吃着,秀娟姐捧着一小碗,坐在那里发呆,可是脸上洋溢着光芒,红晕,漂亮极了。

 我吃完大碗馄饨,秀娟姐把自己的也都倒给我,我埋头吃着,秀娟姐低声跟我说:宝儿,你看到那个瘸子了么,以后那个瘸子给你当姐夫好么?我摇头说:不好,那个瘸子咋能陪的上我姐,不好。

 秀娟姐说:他是从朝鲜回来的英雄,腿就在在战场上受伤的。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秀娟姐,那个时候,朝鲜战场上的英雄是最受崇拜的,我使劲点头说:真是朝鲜回来的英雄,就陪的上姐。

 回到村里,母亲也很关心秀娟这次相亲,看来有戏。

 母亲和秀娟的父母都很高兴,我也咧嘴傻笑,但内心醋意漾。

 过了没多久,瘸子来到村里,受到了隆重的,虽说我们村子是支援抗美援朝的模范村,但村里没有什么直接上战场的人,瘸子到来,全村都接出去,我也跟着后面,哼哼唧唧的去看瘸子。

 两人的婚期定了,瘸子分配在镇上的一个工厂里,秀娟姐也要嫁到镇上去。

 唯一让我高兴的是我也要到镇上去读书了。  M.DdNNxS.cOM
上章 我的支书生涯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