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最爱的女友 下章
第05章混合
 自从那天以后,我确实再也不敢去找罗衫了,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告诉了她我那天的行为,我觉得我根本没有颜面再去面对她,但是我在我心里还是非常在乎她对我的看法,害怕她从此就完全的看不起我,于是我鼓起勇气居然又给吴鹏飞打了个电话,我想问他的只是想让他不要把我的糗事说给罗衫知道,但是没想到他的答案却勾起了我内心最深处的恶…

 “不说?我当天就已经给她说了,你凭什么还想她别知道?我告诉你,她嘴里不说什么,我看她心里简直对你厌恶到了极点,没想到自己交往过的男人居然那么的窝囊,丢她脸啊简直!”

 我还能怎么说呢,那一刻我真的才觉得我和罗衫彻底不可能了,说的对,哪个女的会看得起这么窝囊的男人的?

 “哦,好的,我知道了,其他没有什么了,谢了!”我回答后准备挂上电话。

 “哈哈,别这么说,我还得谢你呢,你给了我们多少乐趣啊!”他的回答让我很诧异。

 “乐趣,什么乐趣?”我问到他。

 “这你不知道啊,我那天给她聊你熊样的时候,正在上和她,越说起你那个样我就越兴奋。

 我先还怕说了伤害到她,毕竟她和你恋过爱,没想到她听了后似乎对我的更加的依赖的,那眼神就充满了崇拜。

 倒也是,哪个女的不喜欢强大的男人啊,说起你这个没用的前男友,她简直气不打一处来,唯一就只能求我更加用力的她。

 你的事迹为我们上‮情调‬不是增加了很多乐趣吗,哈哈”我已经在心理上对吴鹏飞产生了畏惧之心,根本不敢去反驳他什么,即使他现在已经把我羞辱得无地自容:“哦…嗯…你好好对她吧!”

 “我当然会好好对她的,还用你说啊,今天晚上我们就出去玩了后就会去B的,你放心好了,哈哈!”

 这通电话挂断后,混混噩噩的度过了一整个下午,直到晚上,直到我已经躺在了上,掏出了自己的吧准备幻想这他们在另外一边同时做的样子自己打飞机的时候,没想到我居然接到了罗衫的电话,当那熟悉的声音映入我耳朵时,我发现的内心在狂跳着。

 “衫,你在哪里?”我迫不及待的兴奋的对着电话说道。

 “我…在宾馆啊…嗯…帮个忙找你啊…”她的声音含糊不清,明显是有点醉态的语气。

 “衫,你怎么了啊,你喝酒了?要我帮什么,我一定帮!”我似乎已经忽略了她告诉我在宾馆的话,直接怀着关切的心问着她。

 “嗯…我头晕得很…帮我们买几个避孕套,他说找你帮忙…”接着又一阵阵含糊不清的话。

 什么?罗衫要我帮他们买避孕套,我是听错了吗?正当我要继续追问她的时候,电话里穿出了吴鹏飞的声音:“怎么样,帮不帮?我让她给你打的,你不是还喜欢她的吗?帮下忙啊,呵呵。

 刚才喝了点酒她醉了,我们现在在学校旁边的XXX旅馆,我前几次全部不带套里面去了,她一直都吃的药现在感觉不舒服了有点,我只好带带套吧就。

 不过完全没有准备,你要心疼她的话,就去给我买几个送来。

 “…”我无言以对。

 “怎么?你买吗,那也无所谓,没有我就进去她吃药好了,我本身就不介意,随你吧!”

 “我送,我送”我不知道我的牙了为什么会挤出这样的声音夜晚的冷风把我吹得好冷,我只感觉混身冰凉,惊慌失措的从成人用品点买了一盒杜蕾斯出来,气吁吁的终于到了刚才他告诉我的罗衫学校门口的那家小旅馆。

 深着口气,敲门。

 门开了。

 果然是吴鹏飞,他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把我拉进了房间里。

 “真快啊你,拿来!”他的手伸向我这时候我才注意到房间里的情景,罗衫,真的是她,我的罗衫…

 半着睡在上,似乎睡着了,但是她的眼睛似乎有半睁开的,酒的作用看来真的让她处于半梦半醒之间。

 那洁白的房,那可爱的脸庞,离的眼神,泛着一阵阵的红,我突然有种冲动去抱着她。

 “快拿来!”他忽然又吼了一句这是我才注意到吴鹏飞,他几乎赤的站在边,只穿了条内,而且明显感觉他已经憋了很久把裆早已经高高的顶起。

 “就一盒啊,一个只有三个呢。算了,今天就省着点勉强用吧!”

 当他说着的同时,他居然当着我的面下了内出了他拔的那具,并且拆封着避孕套的包装准备带上。

 “哟,怎么怎么紧啊,这个没有型号区别的吗?不好带啊!”

 他自言自语的说道忽然转头盯我说继续说着:“听说你原来和罗衫的时候,你从来都是带套的吧,怕她怀孕又舍不得她吃避孕药,哎,的确是好男人啊。要不你帮帮我吧,你戴套经验多,帮我带上,我带不好!”

 在我的面前,亲口说去我喜欢的女孩;在夜里把我从被窝里叫出,去送避孕套给他;然后还要我亲手去给他带上?当着一切的屈辱忽然涌上我心头时,我几乎要不顾一切的扑向他和他拼命了,没想到这时候罗衫发出了声音:“X,你来了啊…我头晕得很…”

 “乖乖,他刚来给咱们送套子呢,你不说不能内吗今天,我正让他帮我带上去呢。”

 我还没有回答的之前他抢着回答到“哦…X,谢谢你啊,真是麻烦你了。X,你就帮帮他吧…他太调皮了,就喜欢作弄人,X…麻烦你了!”罗衫似醉非醉的呢喃的说着。

 那一刻,我感觉的我的整个心都软了。

 罗衫这样声音再次在我耳边响起时,我感觉即使让我去死都可以,我可以为她做任何的事实,即使是…

 我的手不可思议的触碰到了吴鹏飞雄壮的巴,硕大的头像一把黑伞一样泛着光亮,结实的股前有力的‮腿双‬间着一壮的器官,这样翘在我面前,已经不需要再用词语去形容他的下体,第一次亲眼目睹他雄伟的下身,唯一的感觉就是震撼。

 如果说我早已承认我样子没有他帅,身高没有他高,身材没有他好,力量没有他大,而现在我也必须心悦诚服的承认,就连他的巴也比我的,而且,大得多…

 我滚动着避孕套套往他的部,那种坚硬透过我手心穿到我的心底,这就是即将要去我最爱女孩的,那海绵体了膨的血都是为了等下进她的体内;这才是真正的男人的巴,壮的尺寸,青筋暴涨的狰狞,在他们结实有力的腹部下面,‮腿双‬之间,想一门高炮一样立着。

 那一刻,我似乎感受到了自己裆力度渺小,我心悦诚服。

 “你可以走了!”

 当我还在发愣的时候,他对我说道。

 避孕套已经完完整整的带在了他巨大的上,包裹着他的壮和雄伟,那是我亲手的杰作。

 我的‮腿双‬似乎灌了铅一样,没有离开的意思。

 “老子叫你走了,我要办事了,你还留在这里干嘛?”

 他忽然提高声音吼道。

 “飞…别这样,别凶他…X,谢谢你来了,你对我真好!”

 罗衫呢喃离的声音再次传来,似乎刚才发生的情形触动了她心底对我曾经的感情和同情。

 那一瞬间,我真的泪满面,所有的委屈和屈辱一起的宣出来似乎要,我的眼泪到我的边,正想哽咽的回答她。

 吴鹏飞似乎也发现了其中气氛的改变,一句话瞬间击碎了我最后的幻想:“杉,看老公的巴。老公要来你了,想不想老公啊?”

 “唔,老公,好大…快来,我要…”

 罗衫心里涌现的最后一丝对我的不舍,终于就这样在吴鹏飞坚具面前,灰飞烟灭。

 吴鹏飞此时做了一个类似运动员热身运动的动作,双脚分别抬起舒动着筋骨,在那一刻我的目光锁定到了他的股间,悬挂着的囊里晃的卵子象是两颗鸡蛋,似乎包裹着无尽的准备发

 那随着他的‮腿双‬抬动晃动的蛋蛋,里面分泌的荷尔蒙,分泌的强壮活力,都即将全数的被罗衫藏书吧那柔弱娇小的身躯所接纳。

 “到洗手间里去,我看在她的份上,又看你那么远来帮了忙,让你歇口气。把门关上,别打扰我B!”他回头对我说着。

 “砰”门关上了,我走进了房间里的洗手间,瘫倒在门口。

 随后,我清楚的听见罗衫的一句“老公…啊…”,拉开了他们做的序幕。

 罗衫那动人的叫声,吴鹏飞低声的息声,体碰撞的啪啪啪的声,和剧烈运动头的嘎吱声,一切都混合成了一部动人的响曲,好美。

 我坐在冰凉的卫生间的地上,头靠着门,似乎享受着着人家最美妙的时刻和音符,那是我最爱的女生和一个运动型的猛男创造而出的。

 洁白娇的肌肤,小巧的身躯,在她绵羊般的身上耸动着的是一具雄壮有力的雄躯体,黝黑矫健,壮有力的野兽般的冲刺着她,占有着她,那简直是上帝创造给人类的最动人的礼物,我被打动了吗?

 我也在替他们高兴吗?否则我的双手为什么会褪下子,直接股挨着冷冰冰的厕所的地板上,随着他们的节奏‮弄套‬着我的巴…

 那天的时间到底过了多久呢?一门之隔的我是否猜测到了他们还了多少种姿势呢?我只记得我的双手已经‮弄套‬得发酸,我甚至不敢再用手去碰我巴一下,否则马上就会关失守狂出来。

 可是为什么他们的声音还在继续?那持续的时间,的幅度和力度,我过去从来没有达到过,将来我想也是望尘莫及。

 终于,在那声“老公,飞飞…死我,死我,给我”的声音里,在罗衫几近尖叫的高声中,伴随着他野兽样的怒吼,和已经达到极致他的间冲撞着她的间的啪啪啪声,我想,他终于了。

 暴风雨的沉寂后,随着吴鹏飞的声音再次响起:“出来吧!”

 我似乎没有意识到我的皮带都没有拉好,就跌跌撞撞的走出了卫生间。

 罗衫身上盖着洁白的单,头枕着他的双臂,似乎已经睡着了,脸上还是那样的红,那种享受和足的感觉毫无遮掩的洋溢在她眯着双眼的脸上;而吴鹏飞,浑身似乎透了已经,汗水沾在他结实的肌上发着光亮,他全身赤的没有任何的遮掩,那下的似乎并没有才而疲软多少,依然半起的立在他的股间。

 他盯着我松垮的裆“呵呵,打飞机了听得?”

 “嗯…”我心虚的承认到。

 “哼,不过也没有啥,知道有你在听,我今天得也特别。这里有纸,去把你的擦干净吧,顺便帮我把这个避孕套拿出去丢了,今天就这样了吧?”

 擦掉了洗手间地上我的,我的手里同时还多了只避孕套,那上面的,里面却装满了一大囊白色的

 临走时他说了一句:“帮我把剩下的两个套扔给我,我等下要用。你就慢走了哦,回去再好好回味,呵呵”那眼里的嘲弄和不屑,直透我的骨头。

 回到了家,光了衣服睡在上,我的手里依然紧握着那只他用过的避孕套,那个的腥味扑鼻而来,我的左手又摸向了我刚才才巴,而我的右手却把那只避孕套,送到了我的口中,含着,着…因为,那上面分明还沾满着罗衫下体的水,那被吴鹏飞出的水似乎沾满了避孕套表面的每一寸地方,我的舌头感受着那种残留的热度和体温,我永远也不可能得到罗衫了,我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去享受她最私密的体,哪怕是被他人出的也好。

 我感受着这一切,疯狂的手着,那避孕套里沉甸甸的重量在我嘴里来回滚动着,真多,吴鹏飞那硕大的囊里包裹着如此多量的,曾经多少次就这样慢慢的进罗衫的体内,进他的子

 这个废弃的避孕套,是另一过罗衫的,我好像去感受同样的感觉。

 于是,我艰难的慢慢的居然把避孕套带上了我的巴上,当我头碰触到套里最前方那片粘稠的体时,我脑袋里浮现出此刻在那间小旅馆里,吴鹏飞正用着我送去的避孕套,猛烈着着罗衫;而现在这只装满了的套子,正是我亲手给他带上,亲耳听见他从入到出全部过程的和罗衫的爱用具。

 杉,你知道吗,我怕他在内你,怕你再吃避孕套身体不好,所以我宁愿请手给一在我眼前耀武扬威的巨大具带上安全套,就是为了他能给你最小的伤害;杉,你知道吗,我干净了套上你所以的残留物,因为你的一切东西都我来说都只珍贵的,哪怕刚从别人巴上取下被随意的扔在地上;杉,你知道吗,我带上了那只避孕套,我只想我的巴也感受和别人一样的感受,我的头被他的包裹着,就像你的子曾经也被他灌满一样;我了,我也在了套子里,混合着吴鹏飞的

 不同的是他是在你温暖的下体里出,而我是在我的双手里对着空气出。

 那一夜我带着混合着的套子睡着了。

 梦里,听见了罗衫的喃喃细语,看见了她美丽的笑脸,也似乎听见了背后一声低沉的雄怒吼,似乎看见了迈着结实步伐的‮腿双‬着一具向我走来。  m.dDNnXs.Com
上章 我最爱的女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