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最爱的女友 下章
第15章恩赐
 吴鹏飞走后,赵海的巴也离了罗衫的小嘴,正当在被一整猛烈的口后罗衫大口呼吸时,赵海一只手像提一直小一样忽然提起了罗衫,三下五除二的光了她的衣服。

 “,皮肤身材真好,老子想你想了好久了,原来奈何你是吴鹏飞的女朋友不敢动你,现在终于可以好好的你了,来吧美女,去上把脚张开等我了!”

 说完她抱起罗衫就走向了旁边的,这时他的也也终于离开了我的脸,一时间我满脸都是他脚上袜子上的味道。

 “哦,对了,还有你!恶心的男人。不,你完全不可能叫男人,根本就是个女人,女人都不如的东西。先他告诉我还有你这样一个角色我还不信,现在一见果然的出奇,吴鹏飞说的真对,女人还有B给我们,你能做什么,让老子踩踩你的脸下我的脚就是你的作用吧,哈哈!”

 我躺在地上还没有从刚才的踩踏中回过神来就听着他的侮辱。

 而且显然他似乎急于得到罗衫,话音未落就已经扳开罗衫的‮腿双‬在了她的身上。

 “啊…”

 罗衫的呻声从上传来,在我从地上爬起来望向他们的时候,就是正当赵海雄壮的进她身体里的一刹那,罗衫的四肢狂的痉挛着搐着,紧紧的绕在他的身上,似乎不敢松弛一下,害怕跌落在万丈深渊里一样,罗衫那被道口,似乎吐着炽烈的火焰,赵海一次勇猛撞击,就好象是点燃的火花在灼燃烧。

 只见赵海的鼻孔气,疯狂的动着身体,罗衫的房被他捏的肿的似乎要爆炸一样,高耸的房拼命的向上顶着他的口,下身用力的合他的

 汗水侵了他们的头发和身体,散发出男女混合的荷尔蒙气味。

 罗衫的道口象是泻了洪的闸门,汩汩的水汹涌的狂奔而出。

 又是那样熟悉的情景,赵海啪啪啪啪有节凑的撞击身体的声响,合奏着她醉的呻声,赵海一次次的把她送上了高尖上,他们彼此共同攀岩在快乐的颠峰。

 我清楚的看见赵海那壮的的在她的道里来回进出,只见罗衫的下体似乎是完全裂开两半一样,被那进进出出的在疯狂的肆着,每次的碰撞就好象是钻进体内一条猛蛇,噬着她的体,噬着她的灵魂。

 在空旷的房间里回响着连珠炮一样的扑哧!扑哧!吧嗒!吧嗒!的清脆回音,她的呻声也随之增大,双手不停的颤抖不停的紧紧的扣着赵海的背和部。

 眼前这个二十岁的男人正值男荷尔蒙分泌最旺盛的时期,超强的一定会让她受用不尽,罗衫里呜咽着含糊不清的语句,乞求着正在给她滋润快活的男人用力的她,而赵海此时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用力和野,那种类似被强的快让罗衫得到了莫大的足,在她的同时双随即遭到了掐、咬,来自房的疼痛和下体的舒适的两种感觉,让罗衫伟不断变化着呻的节奏和强弱,房间里弥漫着时长时短、高低起伏的呻声!

 赵海在入以后就没有停止全力的动,每一下都全部深入到她的身体里,像一匹缰的野马,发着疯狂的

 他的巴快速有力地向前耸动着,的频率与公狗的配不相上下,他用不同角度撞击着罗衫的花蕊,每一下,罗衫的的身体都在强劲的冲力下向前摆动。

 她那曾经被吴鹏飞过无数次的下体此刻紧紧包裹着赵海的超硬巴,大吊每一寸肌肤都被花蕊包裹纠不留一丝隙。

 赵海将罗衫的‮腿双‬架在肩膀上,两臂支撑着身体,具在与道深吻中将的本能演绎得淋漓尽致。

 他不知疲倦地狠干着罗衫的下体,时而纵深,时而画圆,时而戳挑,时而研磨。

 巴与道发出“吱吱”地声音,囊“啪啪”地拍打着她的小,罗衫“啊啊”地大声呻,赵海用力时发出“哦哦”的快乐吼声,组成了一场的音乐响。

 赵海的大巴仍在罗衫的里奋不顾身地耕耘,而且毫无的迹象,罗衫娇的身体就像一只待宰的小兔一样被骑在她身上的雄动物摆弄着,被他用各种姿势着,她那娇滴的就如一片等待拓荒的土地,被一匹有着巨吊的黑马野地狂踏着。

 我想,不管什么人亲临现场,都会被眼前秽的情景所感染,都会毫不犹豫地子,出坚硬的下体参与其中以享受配的乐趣,而我根本没有这样的能力,没有这样的资格,没有这样的胆量,吴鹏飞用他壮硕的一次又一次的在我眼前见识到了什么叫真正的B,终于到了今天吴鹏飞得不想了,腻了的烂,原以为我可以当成宝贝一样的重要得到她,可是吴鹏飞之后还有赵海,又是一巨大的具把她当成发的工具玩着,赵海之后呢?还会有谁?

 总之我想永远也不可能轮得到我,即使有天罗衫的下体被他们腻,得来无法的闭合,得来从道口到子的最深处都沾满过他们的,可也没有我的份,也轮不到我下的小那怕是碰她一下。

 从他卖力的中我能感受到赵海快乐从茎蔓延到全身的每一个孔,看着身下趴在上的罗衫被自己的巴蹂躏的尖叫,他的脸上有一种说不出的畅快,配成功让他雄原始的征服望得到了空前足,他要继续用引以为豪的与罗衫的作战,直到征伐得她彻底的臣服。

 而此时的罗衫被他下,双手紧紧抓住被角,咬牙坚持着一次次的撞击,在这个男人面前,罗衫一点都无能为力。

 人为刀俎,我为鱼,此时此刻,只能承受自己选择大巴男人的结果。

 赵海在我的眼前狠狠地撞击着她的身体,我看着他强壮的身躯下死死着的罗衫的体,看着他的壮的巴在罗衫的里狠狠地出入,每次出来都带出一串水;看着他的两个大丸像古代的攻城锤一样有力的砸着罗衫的体,而我确一直以最卑的跪姿,口中着赵海的臭袜子,眼睁睁的看着着一切;赵海那那头上那翻着的棱子,每次出入罗衫户,都能带出一大串水,而且还有些旁的,好像留恋这壮的雄象征,跟着的退出被带得翻出来,然后又跟着这被送回去。

 我看到赵海那子在这轮快速的过程中有几次,竟然从罗衫的里滑了出去,那壮的牛鞭热气腾腾,青筋暴,黑红色的大头翻着棱子,硬得跟铁条一样,上面全都是罗莎的水白沫,显得健壮威武无比。

 每次他滑过了眼,也不用手扶,挪了挪,对准了地方就又猛捅进去。

 罗衫的小手揽在赵海的背上,男人壮实肌的热量和手感让她在快中感到了一丝安全,赵海脊背上的肌隆起硬实,上面都是汗水,而就在这着城门般宽厚的虎背上,是罗衫细的双手,在无意识的抓挠,无助的抚摸着,一种的完美结合,这才是男人和女人。

 那硕的具,强壮的身体,在女人身上雄的霸气,最原始的配,最有效的征服,罗衫的身体就像是一片战场,就像吴鹏飞刚才安排的那样,他给了我机会夺回我最爱的女生,但是在刚才最原始的比较中,我已经完败,败给了最强大的雄,败给了雌最本能的选择,所以赵海就这样可以肆意的把她下,用他铁硬的家伙戳得她一个窟窿一个窟窿的,他赢得了战利品,赢得了这遍肥沃的土地;而我这个彻底的失败者,也只能去到自己该去的位置,被羞辱,被屈服!

 “来,来伺候老子,像伺候吴鹏飞那样伺候我女人!没看见我巴在B,可是卵蛋还在外面吗,来藏书吧给老子!”

 赵海看也不看我一眼的吼叫着命令着我。

 又一次物竞天择的结果,让我无力去反抗,就犹如我曾经屈服在吴鹏飞的威下一样,我走上前上,手摸下了他们的合处,摸向了他的囊。

 我着赵海硕大的卵蛋,感觉到它们的涨大。

 如此近距离的看着他们的合处,赵海下黑乎乎红通通的大巴,每一下出,头的棱子上都还挂着罗衫的水,热气腾腾的身上黏糊糊的白沫子一道道的。

 “货,我卵蛋吧,把出来给你的女人,是不是?”

 “是,求你好好的她,求你给她你的种!”

 已经被吴鹏飞曾经凌辱到极点的我此刻也毫无顾及的说道。

 “你他妈的没有的东西就该做个女人,天生来伺候巴的。”

 “我下辈子一定做女人…不,我现在就是个女人,只有看着你去的命,我的那小只有撒的用处,永远都不可能和你的大相比!”

 此刻我的脑中幻想着我要是有吴鹏飞或者赵海这样的身体和具该有多好啊!

 我有了一壮的巴,我有了一身发达的肌,我有了又高又壮的身板,我有了黝黑健康的肤

 “来吧,像一个女人一样我的卵蛋,把我的出来到你梦中情人的里,货!”

 我手里的那两个铁球一样的家伙抖动着,我仿佛能看到赵海的整个发达的生殖器官都在死命分泌着生命之

 他越来越使劲地拱动那个黑色的肌股,就如同一辆肌坦克一样碾轧着罗衫,伴着她的水声,是体撞击的啪啪声。

 “小货…喜欢我的大巴不?”

 “喜欢…喜欢你的大巴”

 “想给我给你出个儿子不?”

 “想…我要你给我,生儿子啊…”

 “货,怎么咋生啊?”

 “让你的巴…大巴…给我给我下种!”

 “哈哈,为什么不让那个王八小男人给你下种?他可是你的前男友啊”

 “他…他巴不够大…不够硬…顶不到我的…”

 赵海现在已经成了一头疯牛,下的女人,也侮辱着我,他的男自尊得到了极大的足,似乎感觉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气,他既着一个女人紧的小,又着一个深爱着那个女孩男人的心,他的大巴战无不胜!

 罗衫在一声高过一声的叫中用尽全力摆动着股,合着火热的具,她似乎能感觉到他即将了,女的本能让她全力要把赵海丸里的生命之水全都进自己的体内,越多越好!赵海那巴涨到了极点,上面的青筋鼓得如同钢筋一样“啊,死你,死你!”

 他快马加鞭,浑身汗如雨下在罗衫身上上下运动,黑亮亮的身躯如同钢铁巨柱,发达的肌如同要从皮肤里蹦出来一样。

 他气,猛烈地撞击着,两个大丸“啪啪”地拍着罗衫的股!金戈铁马,气万里如虎。

 我想起这句词,感慨万千,这才叫女人!不,这不是女人,这是配,是两的战争,是征服,是搏,是绝对的支配,是霸王般的君临,是我这样的小男人不配拥有的权利,也不曾拥有的力量。

 在赵海暴风骤雨般的猛干之下,罗衫被快乐和痛苦包围,似乎快乐的代价是痛苦,而痛苦的顶点就又是更大的快乐。

 赵海不管不顾,像没听见她叫声似的,耸动着他那壮硕的部子,狠狠把自己砸向罗衫女,房间里体撞击的啪啪声和大木栓子在胶皮管子里出入似的粘腻的水声响成一片。

 我突然有种错觉,赵海像是一块坚硬的磨盘,而罗衫就是泡好的肥黄豆,赵海碾蹂躏着罗衫,而罗衫则找到了自己的归宿,而且还出了香甜的黄白色汁

 突然罗衫紧紧抱住赵海的背,她一定是达到了高,可以想象到道里赵海的那巴,一定是到了天堂一样。

 “…真痛快…老子烂你的小!”

 赵海后使尽全力动了两下,只见在她小里的那只大巴,猛然暴,青筋直蹦,像一把军刀刺破敌人的心脏一样用力地全而入。

 只听他大吼着“你…老子给你下种了!”

 熟悉的吼叫声中,赵海股绷得紧紧,两个大丸突然提紧,猛然收缩又放松,收缩又放松,像撒一样畅快的开始,他的大丸一下一下在我手里收缩着,像是两个大水泵,往那杆水输送着源源不断的,可以看到他的巴一翘一翘的,罗衫的小很快就被涨满了,白色的浓两人相接处被挤出来,到大卵蛋上,再到我的手上。

 而我也清楚的看到罗衫的的已经从我熟悉的浅红色变成了深红色,而且不正常的肥大,她的被赵海几乎有点肿了!我能做什么?我亲手着赵海的卵蛋感受着他出的一股股,现在的我依然像原来那样去舐罗衫那的小,去清理他们的合处吗?正当我本能的准备把头凑过去时,赵海突然吼道:“滚,不准松口,含着我的袜子滚出去!”

 这时我才发现我的嘴里依然着他的球袜。

 啪,一件物体丢到了我的脸上,是罗衫的内被他随手扔了过来。

 “穿上你的衣服滚出去王八,我兄弟吴鹏飞可以让你每次伺候做,我连让你伺候的兴趣都没有其实。现在就给我永远的滚,不过我也送你两件礼物,一条罗衫的内,你就拿着天天套在巴上打飞机吧,这个就是你以后离她最近的距离了。至于我的袜子,你也可以随时闻闻,让你知道什么是男人的味道,让你知道是谁在着她。我建议你以后就这样含着我的袜子,巴上套着她的内,你嘴里收着我的荷尔蒙巴上沾着她的余香,这样你就可以想象你真的像一个真的男人一样着你喜欢的女人了!滚吧!”

 我默默的拣起罗衫的内,很快的穿好衣服朝门口走去,生怕动作慢一点又换来他的呵斥,打开门走出去关门的时候,我终于鼓起勇气再朝里面望了一眼,赵海刚刚后的巴完全没有拔出来,居然又撒开蹄子开始耸动着,那又开始在罗衫的户里出入,每次出来都几乎退到头,每次进去都猛地一下顶到底,把罗衫的水和他刚刚进去的都挤出来一大股,两个大黑蛋子在早先后一点没有减小体积,依旧有力的撞击着我罗衫女白的身躯。

 关门的一瞬间,我仿佛看见了罗衫曾经少女般的小,已经被赵海的大,戳来杵去,肿得红到发黑,浓浓的,夹杂着少许血丝,正从里面出…  M.DdNNxS.com
上章 我最爱的女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