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工地上的风情 下章
第14章
 晚上,老赵没有走,我与他在办公室就着简单的饭菜喝着小酒,要说与老赵,除了他有一些好之外,真的是一位好人,对我更是似父似兄一样。喝酒之间老赵还是不时咒骂着陈可不是好东西。NND,男人啊,对于女人都享用专用权属,碰到风姿卓约的谁都想独享!

 我俩酒快下去一瓶之时,老皮提着两瓶白酒和一些油炸花生推门进来,笑称说是自己也馋酒了,搬个凳子三人好一阵猛灌。酒高情深,多见表忠畅义,才听说老板已经待老皮准备元旦之前做好迁移准备,下一个工地也提前加建一些临时设施之类的。

 这样一说,倒是惹得老赵好一阵伤感,嘴里一些不停念叨着“你们这一走我到那儿找哥几个去啊!”人都是有感情,虽彼此之间也有不快,但真到分别之时,往昔的悲与怒都转变为难得的情谊了。

 有些压抑的气氛让这酒喝得十分悲壮,大口吃酒大口吃菜,以原始男人的豪气掩盖内心动情的怯,一人一瓶下去,脑袋好似搬家一般,头晕耳鸣地痛,这简单的酒席也该散场了。老赵已摸索至上重重沉睡下去,老皮与我相互搀扶着向商店走去。

 看来这老皮今天真是喝多了,与其说是他为照顾我,不如说我在架着他,好不容易挪步小商店,与小白合力把如死猪一样的老皮放在,刚一躺在上老皮已是鼾声四起了!

 “咋又喝得那么多啊!瞧你!”小白扶着我妖嗔说,夜灯之下的小白象贤一样心疼地看着我,温柔而体贴!若是没有卢静,我也许真得有一种把她娶为正的冲动。

 膀胱里的得我没有理会小白,快步地跑出商店,在工棚一个暗处角落里解决轻松,畅快啊!套用范伟在电影《求求你表扬我》里说的:“我想拉,你占着一个茅坑,你就幸福!”也许幸福真的很简单,问题在于你我知道答案却仍然在苦苦求解。

 “啊!慢点,慢点,别让人听见!”工棚内发出一段女人的叫声,透过破的塑料纸,借着皎洁的月光看过去:一个瘦弱的男人正在一个女人在就架子上卖力耕耘,细长的巴快迅地送着。

 身下的‮妇少‬紧皱着眉头努力控制自紧紧捂着嘴,而下面冲撞带来的快又刺她不时发出“唔,嗯,嗯…”的呻声,不算大的房有一些干瘪,被男人大手用力得象一坨棉花,白嬾的稀少,早已送带出的浆漫过,淋淋的。

 这对正热火朝天的夫俩我认识,男的是老皮队伍里瓦工,算是老把式,活漂亮速度又快,象这种人已经很难找了,当然工钱是里面最高的。他媳妇也陪着来工地,做些锄灰递砖的小工,虽然累一些,但工钱还是不错。家里两个孩子都由老人照顾着,一年只有回家才能见上一面,今天夫生活没成想让我碰到了。

 男人依旧是支撑在女人身上用巴冲刺着,满嘴的胡子亲吻着女人的嘴

 “扎死我了,轻点,你咋还没搞完啊,啊…啊!我都快给你搞死了!”女人拼命扭过头躲避着男人探身过去的大嘴,‮腿双‬却用力回勾着男人部,配合着送,男人的随着的扭动尽而入,探向道的深处,摩擦着,捋取着内的水。

 望着这对在做的夫,也许是原始刺,或许薏想到小婷在陈可身上种种风,手里把玩着我那已经变得大的巴‮弄套‬起来,幻想着小婷藏匿在我身上如蛇般,我立着巴强硬在满她的小嘴里,送,送,草死这个小狐狸。

 嘴腔里面十分温热,小舌柔软,一股温暖的到我手上,吓得我扭过头来,才发现小白正蹲在我的下用小小的嘴含着我的巴,一脸坏笑地盯着我。

 “你,你怎么?”她是啥时来的,真是媚惑十足女人。

 眼见小白正在小舌正在仔细地拭着马眼,一支玉手紧紧握着来回‮弄套‬,再瞧屋内战已经快至高,猛得用手紧握着小白的头,巴扎入她嘴,依势顺溜进她喉吼,刺小白强忍着疼痛出眼泪,但依然卖力着。

 狭窄的喉道和温热壁如若进了仙人,加之小白用力的负,将紧密包住迫…

 这就是AV影片中的深喉啊!恍然如同第一次,加之窗边偷窥的快,真是刺得我舒服万千。因害怕被外人所见,决定提速出了事,加快速度向小白的嘴里送,也许适应了硕大的冲击,小白竟然被变得十分享受和放松,喉道内也变宽松!随着我的肆意,喉里的粘也随之带出涂满整个嘴,如同

 随着屋内男人用力一至高,我也在快速冲刺中将万千子送到小白的喉内,随着小内用力一咽,成为她一顿营养蛋白粥了…

 我轻脚提上子,拉起小白深情一吻算是一种感激与赞赏!我们正待偷偷离开之时,只听得屋面女人怨声说:“白天累得一天,你还每天晚上都要做,你不累啊!快盖上被子!”“嘿嘿,俺就喜欢草,我放着老婆不草,别人不说我傻吗,你瞧那几个小年轻着急上火的!”男人兴奋的话语中,听得出来对刚才十分足。

 在工地有老婆相伴,是福的!  M.DdNNxS.cOm
上章 工地上的风情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