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姐弟情爱 下章
打破禁忌
 我小名叫“宝儿”我有一个大我20岁的姐姐。我刚出生不到六个月的一天,父母因出席朋友聚会让姐姐带着我逛超市,聚会结束回家路上父母与车祸双双去世。我从小由姐姐带大。姐姐曾经有过幸福美满的生活,可是在我十八岁那年,姐夫又因为意外的车祸而丧生,家里只留下我和姐姐。我才18岁,姐姐才38岁,那时是女人最成、最美丽,也是最人,最有魅力的黄金年段。

 姐姐是个美丽的女人,在姐姐这个年龄段的女人,身上有特有的那种风韵是二十多岁的漂亮女人所没有的。姐姐身材颀长,体态丰腴,身段凸凹有致,周身有一种说不出的魅力。

 那年我刚升入高中,从小学开始,我一直是传统意义上的学生,学业突出,而且多才多艺,虽然只有十八岁,身高却有175公分,吸引了许多的漂亮的女孩,可是我讨厌她们,认为她们太浅薄了。也许是姐姐太优秀的缘故,我热切地爱着那些成、美、丰腴的女人,但我毕竟是人们心目中一个优秀的男孩,我压抑着这些难言的望,把对成、美、丰腴女人的向往深深埋在内心深处。

 和所有的青年一样,十八岁的我也常常做梦,梦中的女主角常常是和姐姐年纪差不多的美、丰腴的成,有时甚至就是姐姐。从梦中醒来,我常常会懊悔,也常常自责,但更多是感到一种甜蜜,有时还会顺着梦境凭空生出一许多异想天开,生动真的幻想。

 姐姐是一个很自信的人,自我感觉一向是很的。但同时她也是一个很富有修养和情调的人,虽说已是三十八岁的人,可是有时姐姐对情感的追求,就象我们班上那些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一样。姐夫去世后,姐姐一直很孤单,那段时间,情绪很低落,我知道这是因为缺少爱造成的,因为姐姐这个年纪的女人是离不开爱的。在我的内心深处,隐隐着一个若有若无的愿望,我说不清是什么,总之,对我来说那是一种忌,但那更是一种刺

 为了使姐姐摆孤寂,我开始有意识地花更多的时间在家里多陪陪姐姐。我常常陪着她聊天,谈天说地;常常陪姐姐看电视,玩纸牌;有时还一起出去看电影,听音乐会。当然最让姐姐高兴的还是我时常帮姐姐做一些家务活,比如做饭、收拾餐具、整理房间什么的。渐渐地姐姐恢复了往日的神采和风韵。

 在姐姐面前,我觉得所有我认识的漂亮女人都黯然失,每天面对着美、丰腴,极具成魅力的姐姐,我感到自制力在迅速下降,离崩溃的边缘越来越近了,但是理智却时时警醒着我,抑制着这忌的、复杂的情感的发作。

 姐姐也越来越喜欢我了,常常在和我聊天时,谈起她年轻时的往事。每当姐姐讲这些时,我都会凝神倾听的,姐姐也很高兴有我这样一个关于倾听的忠实的听众。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我十九岁那年,那时我已是高中二年级的学生了。

 这时的我和姐姐已经开始习惯用拥抱来表达情感了。

 那时我不知道姐姐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每一次拥抱都会燃起我夏天的太阳般炽烈的的火。我也越来越醉于和姐姐的拥抱,渐渐地在拥抱的时候又加上亲吻。最初我们只互吻脸颊,一触即逝,但后来我着意把这种亲吻加重了,而且常常趁姐姐不注意,在她红润、香甜的的樱上飞快地吻一下。有几次,当我和姐姐相拥在一起,嗅着姐姐身上那种成女人所特有的清新淡雅的体香,把我的脸和姐姐秀美的脸贴在一起轻轻摩挲时,我听到姐姐的息变得急促了,她就会把无推开,秀美的脸上飞上的抹红霞。那份娇美的神情真使我痴和沉醉。

 也许真的是久生生情,我隐隐地感到我和姐姐之间已超越了姐弟之情。我对姐姐的爱越来越深,对姐姐渴望越来越强烈;而且感觉到姐姐也在调整着我们之间的情感。姐姐常常会在我面前表现出娇羞,是那种情人间才有的娇羞;姐姐也时常在我面前有意无意地把她那成、丰腴、感、人的身体若隐若现地暴出来。她常常在在晚上或早穿着真丝的半透明的白色长袍,这些丝质的长袍显然无法遮掩她的身体,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姐姐身体那美丽的曲线;可以清楚地看到姐姐那坚、丰腴、圆翘的房的轮廓;可以看到隐隐暴在丝质长袍下的感、人的体。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有一种强烈的冲动。

 事情终于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在我十九岁那年的夏天,我和姐姐的情感几乎已经到了如胶似漆的程度。我清楚地记得那个花月圆的夜晚,到了互道晚安的时候,我和姐姐绵地拥抱着,互道晚安。

 当我把嘴贴上她红润、香甜的樱时,姐姐没有象往常那样把我推开,而是任我亲吻着她红润、香甜的小嘴,甚至我感觉到她的舌头曾试探地伸过来两次,那一刻我感觉到了姐姐那在丝质长袍下丰腴、成体的温度。但是,当我试图把舌头进姐姐的嘴里时,姐姐猛地把我推开,娇羞满面地走楼上她自己的卧室。

 那一夜,我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

 第二天早上起时,我感到精神出人意料地昂。由于我和姐姐都有在清晨洗浴的习惯,所有在我起之前,姐姐早已起来,而且已经洗浴结束了。我走进洗浴间,把身体冲洗得干干净净。

 洗浴结束后,我感到全身是那幺的清新。带着这清新我来到餐厅,姐姐正在准备早餐。

 姐姐穿着一袭白色半透明真丝长袍,满头秀发如黑色的瀑布披散在脑后,隐约可见那水粉罩和小巧、精致的三角,那丰腴、圆翘、感的丰的轮廓隐隐可见。那一刹那间姐姐凸凹有致、成丰腴的体所展现出来的无限惑惹得我一阵阵醉,不住心神不定胡思想。那一刹那,我真的想冲向前去把姐姐抱住,把丰腴、满、浑圆、翘的肥美的股爱抚把玩一番。但理智警醒着我,不能冒然行事,女人心,海底针,谁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呢?

 我走近姐姐,紧贴在她的身后。姐姐没有防备被我吓了跳,随即便说:“宝儿,不要闹了,快到那边坐着,姐姐马上就把早饭做了。”

 说着回过头来,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一切都是那幺自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做作。

 我顺从地走到餐桌前坐,过了一会,姐姐把早餐端了上来,站在我的身边,轻柔地问道:“乖弟弟,今天早上是喝牛呢?还是喝咖啡?”

 一阵幽幽的体香扑入我的鼻中,我的心神不由得一,我稍一转身,伸出左手搂住姐姐柔软的肢,把脸贴在姐姐丰、圆翘的双间,喃喃地说:“姐姐,我…我爱你…”

 姐姐先是一怔,随即便轻轻地笑了,她抚摸着我的头说:“傻孩子,姐姐也爱你啊!”

 我把脸贴在她丰、尖上轻轻摩挲着,左手慢慢向下滑着,滑到了她圆突、丰腴、浑润、肥美的股上,这时把右手伸到她的两腿之间,试探着轻轻地‮摩抚‬了一下她光润、细腻、修长、浑圆的大腿。

 姐姐仿佛触电了一般,猛然间身子一僵,低下头,一双秀目紧盯着我的双眼,眼神中闪耀着离朦胧的意柔情。

 我仿佛受到鼓励一般,左手一用力把姐姐拉坐在我大腿上,当姐姐那暄软、浑圆、丰腴的美坐在我的大腿上时,姐姐嘤咛一声,反手把我搂住,我们的嘴紧紧吻在了一起。

 一会,我和姐姐的嘴才分开,边和嘴角都沾染着甜蜜的津

 姐姐坐在我的腿上,我搂着姐姐丰腴、成感的躯体,左手在她滑润、圆浑、肥美的丰捏着。

 姐姐暄软的丰一定感觉到了我已硬涨起来的茎的触摸,她不安地扭动着身体,仿佛如梦方醒般娇美的秀面满是妩媚的羞红,她试图挣脱我的搂抱和爱抚:“噢,宝儿,快放开姐姐,不要这样。”

 我紧搂住姐姐那微微颤抖的身体,一会,我们同时僵住了,不道该怎样做,仿佛在等待着下一步将要发生的事情。

 事已至此,该做的已经都做了,既然坚冰已经打碎,我们之间那一层薄薄的纸已然捅破,只有义无返顾地向前走,别无选择。

 也许是心灵感应吧,当我毅然决然地把姐姐继续搂抱在腿上,右手揽着她丰腴柔软的肢,右手隔着薄薄真丝长袍和水粉的‮丝蕾‬罩‮弄抚‬着她那对尖、圆翘、丰房时,姐姐也不再挣脱了,而是用浑圆的双臂温柔地搂住我的脖子,微微息着。

 我和姐姐都有些紧张,那一定是我们对将要发生的既浪漫甜蜜,又充满忌的事的恐惧。有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只是按着姐姐那薄丝和罩下的双,姐姐也只是用双臂温柔地搂着我的脖子,不时用她红润的樱亲吻着我面颊。

 渐渐地姐姐已不能忍受我的爱抚,呼吸急促起来,嘴里不时发出一两声令人销魂的呻:“啊…啊…宝儿,宝贝弟弟…啊…啊…不…啊…快…快…放开…放开姐…姐姐…啊…啊…”这样说着,却把我的头紧紧地按在她柔软而坚房上,丰腴的身姿扭动着,肥美的丰摇摆着。

 我知道姐姐的心思,她对将要发生的事还心存羞怯,那毕竟是有违伦理的超级忌,而我毕竟是她的亲生弟弟;可是姐姐现在心已然萌动,火已然燃起,只是残存于潜意识中的那一点点理智还没有泯灭。

 “姐姐,亲爱的姐姐,我爱你,我要姐姐做我的情人,啊,姐姐。”

 我把姐姐紧紧搂在我的腿上,热烈地爱抚着她。

 姐姐忍不住轻轻娇笑着双手环绕着我的脖子,姐姐用她的小嘴轻轻咬着我的耳垂,悄悄地说∶“坏小子,经验很丰富哦!怎么学会的?还不如实招来!”

 “我…我在…电视上学的…”

 “呵,是吗?”姐姐轻笑一声,妩媚的说:“宝儿,来,抱着姐姐,我们上楼吗?”

 我知道姐姐的火和我一样已愈来愈炽烈,急切地渴望着那有违伦理的超级忌时刻的到来。

 姐姐身高168公分,体重63公斤,然而情爱的力量使我一下子就把姐姐抱了起来:“好的,姐姐,我抱你上楼,我爱你,姐姐。”

 我和姐姐都清楚地知道“上楼”意味着什么。

 我把姐姐丰腴、成和身体抱在怀中,姐姐的双臂环绕着我的脖子,一双美丽的眸子柔情似水地深情地凝视着我。我们互相凝视着,我把美、丰腴、感、成的姐姐抱上了楼,抱进了她充满了女气息的的浪漫的卧室。

 我把姐姐轻轻放在放在她宽大的双人上。

 姐姐被发起的火使她秀美的面颊上泛起一片淡淡的绯红,秀目似闭似睁,目光离,眼角眉稍尽是柔情意,她扭动着丰腴的身体,全身的曲线毕致,真个是丰、纤、肥

 我趴在姐姐丰腴的身上,和姐姐亲吻着,手在她周身上下抚摸着,姐姐微微息着,任由着我抚慰她美丽动人的身体。

 “姐姐,我爱你,我要你做我情人,我要你。”我把姐姐的身体在身下,双手在她的周身游走着,片刻间摸遍了姐姐的全身。

 姐姐被我抚摸得娇吁吁,丰腴的身体不住地扭动着:“…啊…啊…乖宝贝…啊… 啊…姐姐…啊…姐姐答应你…啊…啊…姐姐的小乖宝宝…”

 “姐姐,我不是在作梦吧,您…真的…答应了,我真的能和您…和您…这是真的嘛?”我涨得硬梆梆的茎隔着短触在姐姐身体上。我一时间已不知是身处梦境,还是身在现实。

 姐姐搂着我,红润、甜美的小嘴亲吻着我的嘴,娇吁吁,羞红满面,断断续续低声地说:“是真的…嗯…嗯…傻孩子…嗯…嗯…宝儿…啊…啊…嗯…啊…啊…坏弟弟…嗯…嗯…帮…帮姐…嗯…帮姐姐…啊…啊…衣服…嗯…嗯…”

 姐姐那令人销魂的声音着实让人心醉神,姐姐理智中残存的最后的那一丝丝伦、忌的犯罪感已被熊熊的火烧得灰飞烟灭。

 我简直难以相信这一切,梦寐以求的期盼就要变为现实,激动使我颤抖着双手,一时间竟不知怎样才能把姐姐那袭长裙去。姐姐的一只手轻轻的握住我因激动不断颤抖的手,慢慢地引导着我伸到她的身下,去拉位于背部的拉链。  M.DdnNxS.cOM
上章 姐弟情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