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魔法天使滛传 下章
第6章 清雅银牙紧咬
 “做游戏可以,做完之后你就把照片删了”清雅还是在试图和对面谈判。“嗯…”对面的男人似乎在思考“哎呀你可没有选择权呢,不过要是游戏效果好我就足你这小小的愿望吧!”

 “好了,游戏开始了。”没等清雅继续回话,男人直接宣布了游戏的开始“不过我可要事先提醒你一点,别偷耍滑,我可是一直看着你呢。如果让我发现你不听话,明天你们公司可就要传遍你的照片了…”

 “我知道。”清雅强自镇定,内心却慌张无比,把柄被拿在手她根本不敢赌男人是在说空话。

 “首先是第一条命令,用你的手捏你的房,哦…对了,不准碰头。”清雅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手放到房上,避开头开始轻轻地捏自己的房。

 随着自己的动作,清雅之前下的望立马就卷土重来。甜美的快部出发,在娇躯里四处游,刚刚才有所平静的花内部也不受控制的动,隐约间又有点点花渗了出来。

 清雅的隔间在办公室的最里面,除非有事一般不会有人深入。它的靠外侧墙壁是由单层磨砂的玻璃墙构成的,只能说是相对封闭,这种玻璃可以阻止外面看清里面具体的布局,但是模糊的人影还是会透出去。

 另外隔音效果也很差,清雅在隔间里就能听到走廊的动静,而隔间里有什么大动静外界也会听到。

 “嗯…”这种随时可能会被发现的刺极大的增幅了清雅的感度,随着动作的继续,清雅喉头的呻也有点管控不住,不过还剩的理智连忙让清雅把声音了下去。

 电话那边的男子好像完全没有感情,听到清雅的几声压抑的呻后下达了第二条命令“现在每五下房,就捏一下自己的头。”

 清雅听到命令后不敢不从,开始按照男人的命令抚慰自己的酥。先前房的时候自己的头就已经发麻发了,如果现在捏的话,那…大脑还在思考捏头的影响,身体就已经执行了男人的命令。

 “啊…”爆炸般的快从樱桃处直冲脑海,把清雅的思绪搅成一团浆糊,直接用实际行动反馈了可能导致的后果。两只玉手眼看就要像磁铁般黏在头上继续

 但男人就仿佛知道一般,沉稳的声音从听筒传来…“我说过了,五下房才能捏一下,你想干什么?”

 听到男人的声音清雅刚才被搅的理智才重新归位,一边对自己的状态暗暗惭愧,另一方面又为不能继续抚慰头而难过。

 而且一被男人提醒清雅才发现,自己刚才房的时候竟然不知不觉的把职业套装和白衬衫的口子给解了开来,现在两只鸽正快地暴在空气中。清雅想去把扣子系上。

 但内心深处仿佛有人在对她说“开着吧…让大家看看…”不…不行…这样一定会被发现的…要系上扣子才行…清雅不停的劝说自己系上扣子,但一想到被发现身体深处就会涌出甜腻的快模糊她的思考,让她怎么也下不了手,同时。

 前的樱桃随着双手的离开变的比刚才更加酥麻,也更加渴望新的抚慰。再一次…再一次我就系上扣子…一次就好…最终清雅的理智还是败给了快,甜美的刺与难耐的火已经完全麻痹了她的思考。两只玉手在房上按照男人的要求快地跳动着,下半身不知不觉间也是水漫金山的状态了。

 “噢…不行…好舒服…太美了…”快已经完全占尽了脑海,让清雅在也没法思考其他事物,只剩灵台的最后一次清明让她还知道控制的声音的大小。

 李明听到电话那边传来的呻,知道时机差不多了,是时候准备下一步了,他要让清雅在内心中深深的种植下沉沦的印象,让她可以更好的被自己所掌控。

 “好了,全力的捏你的头吧。”李明的话语仿佛一句开关,清雅的双手瞬间就直奔朱果而去,烈的动起来。

 “啊…去了…去了…要去了要去了…”玉腿绷直,两手的动作越来越烈,上半身不自然的向前起,眼看清雅就要在压抑的呻声中达到高了。

 “停。”电话那边传来冰冷的话语让清雅也不得不停下动作。诶…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去啊…让我去啊…清雅被情冲昏了头脑,已经没法正常的思考问题了。

 她现在满脑子里都是“让我去让我去让我去”这种想法,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落入了男人的导陷阱。另外,时刻有可能被发现的情况也成了情的催化剂,让她根本无暇顾及其他。

 “想去吗?”电话那边停顿了一下,提出了一个问题。“让我去吧…”清雅简直难过的想哭,几乎是秒答这个问题,被望舒服的娇躯更像是回应一般动了好几下。

 “想去的话就说葡萄干这三个字。”清雅最后的理智让她稍微犹豫了一下,但快乐的早就冲毁了她的思维,况且这三个字她也的确没发现什么蹊跷。

 “葡萄干,”清雅息着按照男人的要求做了。然后便焦急的提问“可以了吗?”“还不够,接着说。”

 “葡萄干葡萄干葡萄干葡萄干葡萄干…”身体的焦灼让清雅疯狂的重复着这三个字。直到得到了男人的批准“好了,去吧!”“噫呜…葡萄干…去了去了去了…”清雅的娇躯颤抖着软却下来。

 终于达到了她梦寐以求的高。下半身出的爱弄的到处都是,上半身的房也被自己的通红,酥上的手印子一时半会是消不掉。

 嘴角更是出了些许玉津,空气中弥漫着粉红色的氛围。“好了,恭喜你通过了游戏的第一关!Congratulation!”

 在静谧的小隔间里,男人的声音从手机里突兀的传来。望的释放让清雅回复了大部分理智,一想到自己刚才所作所为,清雅就羞的想找个地钻下去。

 那真的是自己吗?我竟然会沉望到那个地步…随着对刚才场景的回想,甜美的快仿佛又要重新上身。清雅连忙中断了自己的想法,控制着酸软的身躯,开始进行善后。

 没听到清雅的回应,电话那边也不生气,自顾自的说到“过几天我会给你说一下第二关要怎么玩,你可要好好期待哟…噢…顺路一说,这次的电话我录音了,不要想着报警,我只要被抓你的照片和叫肯定会全世界都知道的…”

 电话挂断。听着电话“嘟…嘟…嘟…”的忙音,清雅银牙紧咬,难道自己就会一直受制于这个可恶的男人吗?不行,一定得找个机会反击,一定要让这个让自己羞辱自己的登徒子知道厉害。

 但与想法相反的是,隐约间,清雅裙下偶尔颤抖的秘贝似乎又诉说着主人对下一次游戏的期待…之后清雅在悄悄地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收拾好了自己的隔间,一切好像都没有发生,一切仿佛都是从前。

 只有清雅前那被隐藏白衬衫下的手印诉说着今上午在这里发生的靡故事。***经过上午的一事,虽然身体还是很感,但清雅体内的望已经被释放了大半。如果没有什么特定契机的话,想必平稳的度过今天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了,不过,说消退对于现在的清雅来说已经是基本不可能了。  m.DDnNXs.COM
上章 魔法天使滛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