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魔法天使滛传 下章
第19章 清雅一到家
 哥哥在弟弟后面也好奇地问道。清雅此时一副求不满的样子,面色红润,人,新鲜的花在失控的快下违背了主人的意志被迫从幽径出,让部的布料濡灼热而略有透明。

 白色紧身衣上的似乎是娇美体的点缀,但米黄与纯白色又相违合。雪的‮腿双‬修长而健美。

 但在哥哥弟弟的注视下只能难耐地夹磨而不能张开。上身的翘本来隐于紧身衣下,但起的还在微微抖动的蓓蕾却偏要撑起衣服,彰显自己的存在。

 “没事,姐姐!我来帮你!”热心肠的弟弟虽然很遗憾刚才没能帮到姐姐,但一听哥哥的话,顿时又充满精神的凑了过来。“妈妈说过,要扩大蒸发面积!才能干的快!”

 这次轮弟弟对着哥哥显摆了,哥哥似乎被起了奇怪的好胜心,正在冥思苦想如何能超越弟弟。弟弟也不含糊,立马上手起了清雅位置,虽然年纪还小,但是小孩子特有的活力也清雅也带来了不小的冲击。柔美的娇躯哪里受的了这个,当下就软倒了下去。

 清雅一时间只能跌坐在树林里发出难耐的呻声。“嗯…不要…谢谢…不要了…”被弟弟的位置,快的等级登时上升了一个台阶,勉强在边缘刹车的身体一下子就又要濒临崩溃,清雅的理智也被冲击的七零八落,想要拒绝却只能发出些无意义的似是而非的呻

 “姐姐舒服吗?”热心肠的弟弟对着跌坐下的清雅更加贴近“妈妈说过要乐于助人!”“舒服…不舒服…嗬…不要了…”在弟弟热情的攻势下,清雅已然溃不成军,甜美的呻一句接一句的从红中溢出。

 一会舒服一会不舒服的,美的直翻白眼,两条雪白的玉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弟弟身上,这让弟弟行动逐渐变得困难了起来“姐姐,姐姐,你这样我很难弄耶!”弟弟有点不高兴了。

 但热情的天分还是让他继续着清雅的,试图让那里快速的干掉。一直在旁边思考的哥哥终于发现了不对的地方,大声地道“你这方法根本不行,你看那里哪里变干了,反而更漉漉了好吧!你这方法根本不行!”

 听到哥哥的言语弟弟的对抗心也燃烧了起来“不可能!我记得很清楚!妈妈就是这么说的!”

 为了证明自己是对的,弟弟的动作更加烈的起来,已经心神失守的清雅只能在更加甜蜜的快下发出更加凌乱的呻

 “啧,你这样肯定不行,还是听我的才对!”哥哥也要证明自己是对的,于是也俯下身来“宁宁姐姐也说过,也抓住本质!你看这里一直在渗水,你又怎么可能拧干呢!”哥哥说完便上手,用小手摸一把花口,在把手上的澄澈体在旁边一抹。

 就像是挑水的和尚一样把水从水源地运到其他地方。坚守至今的清雅终于在兄弟两个和小道具的攻势下彻底崩溃。一直压抑的呻逐渐放开,丁香小舌也难免地带着玉津探了出来。

 这便不得不和那腥臭的做了接触。雪白的莲足情不自地绷紧,两只纤手也悄然抚慰起了细,其尖端则是被道具重点照顾。

 两条洁白修长的美腿本能地盘在了弟弟身后,口跟随着哥哥的动作一张一合,纤细的肢更是在哥哥要把手拿开的时候立向前,像是要追回一般。但里面的却是无人慰藉,空虚感更甚。

 “呜嗯不要了不要了去了去了噫…”如同雪崩一般,清雅的娇躯大幅动起来。小腹的深处一股出,清雅竟然被两兄弟弄得吹了,澄净的了哥哥弟弟一身,虽然身体便软了下来,瘫在树林里只能发出重的呼吸。

 “哎我好心帮你你怎么能我一身呢!”弟弟被弄了衣服,很生气,气鼓鼓地对着清雅说到,但清雅此时显然是意识不到他的话语,自然也不会作出反应。“呜哇,这下回去又要被骂了。”哥哥也有点沮丧。

 他明明听姐姐平时说的话,要透过现象看本质,为什么水会越弄越多甚至了一身呢,他无法理解。“阿亮,阿鑫,”恰好此时远处传来了清脆的呼喊声,听着像是在叫兄弟两个的“你们在哪里?该回家啦!”

 “哼!下次再也不帮你了!哥哥咱们一会怎么和宁宁姐姐解释啊。”弟弟听到声音后带着些委屈和哥哥一起站起身。

 小孩子的注意力总是转移的很快,弟弟已经在考虑一会如何解释被骂的问题了,而哥哥则陷入了沉思,他还在思考自己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宁宁姐姐很好说话的,咱们求求情别让老妈知道就好。”哥哥觉得还可以挣扎一下,两兄弟一边紧张地交流着一边离开了现场。远处的清雅沉浸在刚刚发生的高里,精神涣散,呼吸重,尽管如此。

 她上的两个道具也没有放过她,而是继续开发她的感处,迫使她在高后再次沦于情,而随着情动程度的加深,她身上变身变幻出的衣服,似乎也有些透明,不过一小阵过后又变了回去。

 最终,清雅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能勉强的传送到了自己家中,避免了自己的态被路人看到。仿佛是安了监控一样,清雅一到家,那受李明远程遥控的道具也停了下来,这让清雅松了一口气。

 但内心深处似乎也有一些失落,不过她是绝对不会承认的就是了。***清雅回到住处后,试过了包括魔法在内的各种手段,都无法将那两个环摘下来,反而让自己本就感的身体情动不已,甚至最后不得不又通过自来发难以排解的望。

 许多方法都无果之后这件事最终只得暂且搁置,用钝感魔法暂且作为应对手段,但魔法的效果似乎也在逐渐弱化,只能勉强保持她的正常出行与生活,不过清雅仍然保有反抗意识,打算在后的生活中继续寻找破解之道。

 不过,李明也打算抓住这个机会将自己的调教更推进一步,也展开了相应的行动。接下来的时间内,李明一直通过各种方式扰和开发清雅,两人虽然没有再次打过照面。

 但李明的调教却是确实的在一步步的向前推进…回来的第一天,清雅在出去上班的路上收到了一条陌生人发来的短信,她拿起手机看到上面只有“葡萄干”三个字,刚想疑惑这是什么扰短信。

 但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上的环便开始启动起来,对着两颗粉的蓓蕾像是又像是‮弄抚‬。

 这突如其来的快却让清雅不由自主的抱着弯下了,像是煮的虾米一样想要蜷缩成一团,同时在她整洁的衣装之下,棉白色的内上有一团深的水痕正在缓慢扩大。

 第二天,清雅正在单位上整理材料,脸颊似乎有些红润,但端庄的身姿仍如同一朵青莲,仅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忽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清雅接起来后只听到了“葡萄干”三个字便没了下文,这令她一时间摸不到头脑,随之而来的是两个环立即启动,无声地替收缩震动起来。  M.DdnNxS.cOM
上章 魔法天使滛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