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魔法天使滛传 下章
第20章 看着手上黄瓜
 “呜…”环的动作现在即使有着钝感魔法也已经可以给清雅带来相当大的快了,一声娇险些口而出,好在清雅及时地憋了回去,但甘美的刺仍然迫使她的娇躯开始颤抖,像是献媚一样微微地向后撅起了股,向前起了

 第三天,夜里,清雅正庆幸今天一天环都没有发动,准备更衣入睡的时候,就听到有敲门声,她不是很情愿地穿着轻薄的睡衣开了门,门外是一个陌生的小伙,看起来憨厚老实。

 只见他手里提着一个袋子,挠着头不好意思地道:“小姐不好意思啊晚上打扰您,俺是新搬来的住户,过来串个门,这是俺带来的一点心意,后还请多多关照俺。”

 清雅对于邻居串门这事兴趣不是很大,但看着对面盛情难却,她也就收下了。小伙子看清雅接过去了还从旁介绍“这是俺老家自制的葡萄干。

 特别甜,比市面上一般的葡萄干甜多了,如果小姐之后还想吃葡萄干,那一定来找俺,俺还有很多葡萄干,再多送小姐一点葡萄干也没关系的。”小伙子还是憨憨的样子,但清雅总觉得他在话语中在特别的强调“葡萄干”三个字。

 更要命的是,自己的身体竟然随着小伙子的话语不由自主地情动起来,小伙子每说一次“葡萄干”自己就酥软一分,头处更是麻麻的,轻柔的睡衣下蓓蕾已经情难自地立了起来。

 等到小伙子说完,就只看到刚才还认真而干练的清雅面颊绯红,息也变得略微重。清雅忍耐着‮体玉‬的冲动靠着墙,一脸妩媚地说了一声“谢谢”

 小伙子被清雅勾人的姿态弄得满面通红,男人的本更是让他敏锐地发觉了那睡衣下起的朱果,他眼里闪过一丝,但最终还是一板一眼的和清雅告了别“那俺走了小姐,记得要葡萄干就来找我!”

 最后一个葡萄干仿佛是一个开关,白天一直静默的环突然开始轻轻的对着起来。清雅拼命压抑着声音关上了门,总算避免了将自己由环引发的态暴在小伙子面前。这次环的动作相当温柔,只是勾引着清雅身体的情却不给予在此之上的快乐。回到寝室,清雅犹豫但期待着,将手伸到了睡衣和睡里。

 第四天,天气晴朗,恰逢周六。以往这个时候清雅总是会早早的起来去超市购买下一周的生活所需,但今天已经快中午了清雅还没有离开铺。

 轻薄丝滑的睡衣已经被抬到了脖子处,丝毫起不到遮蔽效果,柔软的睡更是早就已经离开了主人的身躯,只有一条棉白色的内还挂在白的小腿上。

 从昨天晚上开始那环的动作就没有停过,一直维持在一个很微妙的强度,不停地拨清雅的娇躯。

 “嗯…为什么…不想去了…噫…已经够了…”清雅在上难耐地扭动,娇媚的呻声混杂着些许哭腔,纤手一只在酥,雪白的肌肤都被留下了红红的手印,而另一只在下下拍打着自己的蒂与口,时不时地也会用手指探入门。

 但朦胧中的‮女处‬意识在这里还是紧紧的踩住了刹车,让葱指不敢深入。一晚上,清雅在自己的上翻来覆去的抚慰自己,渴望平息体内躁动的情,但每次高一会后。

 那环带来的轻轻柔柔的刺又会让娇躯重新进入新一轮发情的状态,迫使清雅再次的进行自。像是明白了清雅的诉求。

 那工作了一晚上的环终于停了下来,清雅也恰好才此时又一次来了绝顶。绯红的身体不自觉的绷紧,下半身玉手的两手指开始在自己的小中快速进出,另一只手也开始仿照着前几天在办公室的行那样对着

 然后就见清雅下腹部便突然开始毫无规律地痉挛起来,抛洒出一股温热的体,搐着向上抬起,好像是在追求着什么,过了好一会儿才重新落了回去。在上瘫软成了一滩烂泥。

 “呜哈哎哎嗯已经,已经不行了…不要了呜…要去了又要去了…妹妹去了唔嗯啊啊…”高后的清雅两眼涣散,些许津从红边上溢了出来。

 前活泼的尖端肿而坚硬,身下的小豆豆更是已经完全充血,昂然立。时至今,清雅的感度终于连钝感魔法都无法抑制了,如果以后某些时候钝感魔法被解除了的话…

 陷入混沌的脑海中仅仅是掠过了这个想法,清雅的秘部就期待的火热起来,小腹的深处更是不受控制地绞出了些许。第五天,周。昨天没能去超市购买生活用品的清雅今天必须出门了,虽然环并没有启动。

 但已经开发的过于感的头仅仅只是和以往的罩作了轻微的接触就给清雅带来了些许难以忍受的快,让清雅浑身发软。如果勉强罩戴在身上。

 那从尖产生的愉悦电便会立即从不算太大的酥一直击穿到光滑雪的后背,恐怕只是稍微走几步路就会让清雅浑身发软,而若是想要仿照以前那样用贴来封印那坚硬的朱果,显然那肿大的粉红色蓓蕾也让这个方案几乎成为了不可能。

 最为关键的是,这是已经施用钝感魔法后的表现。迫于形势,清雅只能选择不穿罩出门,为了避免过度的接触,衣装则是选择了宽松合体的连衣裙。淡蓝色的碎花连衣裙给人以贞洁理性的感觉,可惜布料下的体却是疼不已,仅仅是外出前的着装。

 就让清雅情动不已,雪白的肌肤悄然变得更加绯红,双目润,呼吸混杂着几分魅惑,娇躯不微微颤抖着。

 哈啊…怎么回事…怎么会这么感…这样根本出不了门…哈啊…但是今天必须出门…也许以前清雅魔力正强意识清醒的时候魔物干扰过思维的后遗症不会显现。

 但如今清雅正处于她魔法天使生涯最弱的一刻,曾经埋下的种子终于得到机会破土而出,无意识贪图快的想法让清雅做出了错误的抉择。

 她的内心深处在渴望寻求刺与快,那轻薄的连衣裙下的娇躯就是最好的说明。哈啊…这是为了减弱刺…我不想这么穿的…这不是我的问题…她是这么对自己说的。勉强走到超市清雅就后悔了。

 尽管自己一路上都十分小心,避免对娇躯产生过度的刺,但仍然避无可避的有少许快从身体内部满溢而出,让她的眼角松垮下来。

 一想到如果有人发现自己没有穿罩的事实,前的房就变得更加火热,意识就不自觉的向着尖端集中而去。很快清雅就来到了果蔬区,看着手上的黄瓜,思维就难免想起那些硬

 身下的周围散发着一股水汽,向世人宣告着主人的空虚,粉红色的蚌微微向内动,像是在合什么填满自己。清雅感觉自己仿佛处于一股由视线组成的热之中,明明谁都没有在看她,自己却像是被无数眼睛窥探着。

 这一幕令她恐惧不安,可身体却要违背主人的意志,仅仅是被看着就难耐地渗出了甜美的冲击,让她的理性支离破碎。  M.DdnNxS.cOM
上章 魔法天使滛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