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忘记(扶ta) 下章
第7章 这是给惩罚
 她伸出手握住莫晓抚摸着自己脸颊的手。“梦都是假的…”吴怡温柔地抚慰着吴怡“我现在要出去了。你别睡太晚。记得你说过的,把衣服洗了…还有单…”莫晓起身。

 正准备离开房间,走到门口又转了回来,在吴怡上吻了一下“我很爱你…”“我也是…”吴怡看着她“我等你回来。”

 看着莫晓离开了房间,吴怡翻身扯过被子,她骗了莫晓,她知道那个人的样子,梦里发生的每一件事自己都记得清清楚楚,就好像亲身经历过一般,而那个人,就是颖兰。

 她还记得,颖兰在梦里叫自己周洛…又睡了个回笼觉,吴怡再次醒了过来,她还得履行自己的诺言,洗衣服和单,但事情却没她想的那么顺利,刚好洗衣用完了。

 还得去下面的超市买才行。吴怡买完洗衣回来的时候碰巧看见颖兰正站在她家门口看着开锁师傅,在开锁。“这是怎么了?”吴怡好奇是上前问道。“我不小心把钥匙忘家里了…”“这要开多久?”

 “最少一个小时…”开锁师傅突然说道。“…”颖兰双手抱着。有点不耐烦地站着等着开锁师傅开门。

 “要是你不嫌麻烦的话可以到我家里等。”“可以吗?”颖兰看着她。“可以…”吴怡很不习惯她看自己的眼神。

 领着颖兰进到家里,吴怡让她坐在沙发上,自己则洗衣去了。坐在沙发上的颖兰忽然看见摆在茶几上,吴怡和莫晓的合照,她的内心五味陈杂。

 ***颖兰听到开锁师博在喊自己,看来门是打开了,她出门去给师傅开锁费。之后又和师傅闲聊了几句,送他离开后,颖兰去跟吴怡道个别,想着改天再向她道谢,请她吃个饭什么的,毕竟现在自己要赶着回去给小珞做饭,等会儿她就要放学了。

 还是先把饭给煮了…颖兰再次回到吴怡家,去洗手间找到吴怡,她站在洗手间门口,看着背对着自己在洗衣服的吴怡,一下子又想到了周洛。

 或许平时自己去上班的时候她也这么悄悄地在洗衣服,每次自己打算洗衣服的时候就会发那些脏衣服早已被洗干净,晒干收回了衣柜里面。周洛每次都是默默地为这个家庭付出,哪怕自己那个时候去找慕霄。颖兰感到鼻子一阵酸涩。

 可是再也回不去了…吴怡就在颖兰回想过去的时候忽然转身,见到颖兰站在门口眼神哀伤地看着自己就觉得很奇怪。

 “有什么事吗?”吴怡开口道。颖兰突然回过神来“没…没什么,我家的门开了。我只是过来和你道个谢,感谢你收留我在这边休息。”

 “没什么,都是邻居这,是应该的。”“那…那我就先回去了。有空常来玩…”“你也是。”吴怡笑道。“嗯…再见…”那个微笑又让她想起了周洛。颖兰就像平常一样,先做好饭再去接小珞。

 “叮咚…”是门铃的响声。颖兰以为是吴怡来找自己,赶紧把沾满水的手往围裙上抹一抹就去开门,可是一打开门发现是自己最不想见到的人,脸上的笑容夸了下来。

 “你来干什么?”她冷冷地问道。“怎么?我就不能来吗?”慕霄见她夸着张脸,语气也是那么的不好,自己也有点不“刚才还开心的,一看到我就这么冷淡,难道在等你的什么小情人吗?”

 “不关你的事。有什么事快说,没事就请你回去,我等会儿还要去接小珞。”“你在做饭吧?我可以来帮你,等会儿我们可以一起去接小珞。”

 “慕霄,这些是我自己的事跟你没有关系。”颖兰有点生气了。“怎么会不关我的事?小珞也是我的孩子。”这句话刺痛着颖兰的心。“你走!别再来找我!”

 “你难道忘了之前你是怎么着我的吗?”“你不要说了。快滚!”他们的吵架声引来了吴怡,她打开门有点不悦“能请你们小点声吗?”本来就在气头上的慕霄看到跟周洛长得如此相似的吴怡更气了。

 “关你事?!”他指着吴怡对颖兰说“这就是你在等的那个小情人对不对?你还真是!找个一模一样的,真不怕晚上做噩梦!”

 “请你放尊重一点!”吴怡被他指的很不。“尊重?你他妈长着张死人脸,我看见你就晦气!”

 吴怡一把打掉他指着自己的手。慕霄被她的这一动作彻底惹了。抬起拳头就往她脸上揍去。吴怡来不来躲闪,被他一拳打到脸上,顿时红了一块,吴怡也不甘示弱,攥起拳头回击慕霄。两人突然打起来可把颖兰吓坏了,她想去拉开两人。

 但他们打得有些过头了自己完全无从下手,就在这时莫晓回来了。一出电梯就看见吴怡和那个男人扭打在一起,旁边还站着自己最讨厌的颖兰,感觉到事情不妙。

 她悄悄的使用咒语。慕霄就像被一股神秘力量打到了墙上,莫晓跑过来拉住还想上去打慕霄的吴怡“怡,我们回去吧别理这种人。”

 “神经病!”吴怡最后再骂了他一句,便被莫晓拖回了家里。此时走廊里只剩颖兰和慕霄,颖兰盯着对面莫晓她们家紧闭的门,本来因为慕霄和吴怡打架而烦躁的心情变得更烦躁了。理都不理被莫名其妙的力量而打懵慕霄,回到家里把门重重地关上。

 “这是怎么回事?”莫晓边从冰箱拿出冰袋给吴怡敷,边用不悦的声音问道。“那个男的就是个神经病,莫名其妙的。”吴怡接过冰袋往脸上被打肿的地方敷去。

 “你又怎么会掺和进去的?”两人坐到沙发上。“不就是…对面那家的女主人钥匙忘家里了。我让她先来家里坐着等开锁。

 谁知道她刚回去一会儿,我就听到那个疯男人大吼大叫的,惹得我烦死了。跟他讲道理他还不听,还说些奇奇怪怪的事。”莫晓安静的听她说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拿过她手中的冰袋自己帮她敷伤口。

 “你好温柔…”讲着讲着吴怡忽然盯着莫晓的眼睛。凑上去,吻住她的。吻得越来越动情,吴怡直接到莫晓身上。

 莫晓拿着冰袋的手一下子钻到吴怡的衣服里。“嘶…”温热的肌肤接触到刺骨的冰冷,吴怡一下子兴致全无,直接从莫晓身上跳下来。

 莫晓来到吴怡面前把手中的冰袋到吴怡手上“这是给你的惩罚,我去做饭了。你先敷伤口,等会儿我来给你上药。”说完又捏了捏她的鼻子,转身往厨房走去。  M.DdNNxS.com
上章 忘记(扶ta) 下章